来自 内地影视 2019-09-23 18:1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六合联盟开奖记录 > 内地影视 > 正文

不过是两个相爱的人,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说zhei话的人总以为自己就是故事的头儿,其实在最最头儿,画面里都没有你好嘛。
 
“从头来过”的头儿到底是哪呢。
 我们开始吵架之前?我遇见你之前?
 好像都不是。
 应该是我丢了自己之前。
 大把的真心让爱太盲目了,一进去就开始丢掉所有叙事议论只剩抒情。所有我说的话都是你,我舞台剧里的主角也成了你。我能感受到打在自己身上的灯在逐渐暗下去,但是非但不恐惧反而无比欣喜,甚至想跑到台下抢过灯全部打在你身上,然后问你“开心嘛”但是,zhei始终是我自己的故事,我一下场就谢幕了,我的观众也看不到你。可是我还为你的不高兴伤心。
 于是,有人说了,你zhei是遇人不淑。
 哈哈哈哈哈。
 而且zhei得赖自己,没有hold住自己的场子马子性子。
  可能人都是这样的吧,得磕磕绊绊地演完心碎数次才能得到一个大结局。
 zhei有什么的。
 
  那之后呢,再也不付出真心了嘛。也不是啊。小张不是帮阿辉把哭泣声都丢在世界尽头了嘛。反正每次都还是自己先甩的别人的嘛。想要征服的世界始终都没有改变呀。比如还是最喜欢拥抱呀。
 zhei又有什么的。
 
 我觉得是这样,在你最难过的时候,觉得爱都是无聊、性欲以及欺骗的时候,对几乎要崩溃的自己说——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离开台湾辽宁街小吃摊的时候,黎耀辉说他终于明白了小张为什么能在外面开开心心走来走去的原因,我在想他是不是也开始明白何宝荣的来来去去。 如同家是小张的归处一般,他就是何宝荣的归处。 只是家不会不要小张,他也可以在想要离开的时候问自己的父亲可不可以再给他一次机会,让他从头来过。

        粱文道说,"‘我们从头来过’是可能的,只要这里的‘我们’已经不是我们了."
        我们真的可以不再是我们吗?答案似乎一直都是否定的,也由此,我们无法从头来过.我实在忘不了,忘不了归来的何宝荣在黎耀辉曾躺过的沙发上,抱着彼此曾盖过的毛毯哭泣的样子:
       "我回来了,我回来了,我擦了地,洗了衣,屋里的一切都很干净,而你呢,你在哪里,你回来好吗,把我一个人留在这世界的尽头独活,你如何忍心?你回来好吗,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异域的夜似乎一直都是扑朔迷离的,不曾孤寂,此刻的何宝荣却心如死灰,只有若有若无的低低的啜泣,只有桌上那盏依旧泄着一地流光的走马灯.
       我是心疼他的.
       永远都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永远都是一个任性胡闹着的孩子.他会在寒风刺骨的清早把爱人从温暖的被窝里拖起来陪他一起晨练;他会送上一张热脸到爱人面前,却话锋一转要发着高烧的他起床为他做饭;他会一次又一次把自己放逐在烟雾缭绕的pub里和鬼佬厮混;他却也会为了他去偷一块表,挨打之后还一副倔强不服气的面孔.
       你可以把他说的一无是处,却无法否认他对爱的那份热忱与固执.
       好多时候,我觉得他是有意的,有意让他看到他的堕性,他的放荡,要他担心,要他紧张,甚至要他吃醋.他要他的心,始终随着他的身影在水心打转,即使不知将要漂向何处.
       他以为,不管自己如何不羁如何宿醉如何风情万种,玩累了的时候,那里总是会有一个容得下两个人的空间,总是有一盏灯在那里缓缓地转,总是有一个人坐在灯边等他回家.可那一次,他错了.
       黎耀辉走了,走得义无返顾,或许还是有眷恋的,所以一个人去看了向往依旧的伊瓜苏瀑布.站在瀑布脚下,在升腾的水汽里,他说,他始终没有告诉他,那盏灯的瀑布下其实是有两个人的.
       他始终没有告诉他,他曾经多么期待这瀑布之旅能够成行,他曾经多么希望,能和他一起来.他终是一个人来了.
       黎耀辉好像明白了什么,终于从地球的那端一个人回到了繁华依旧的香港.我却始终不明白,我不愿意明白他悟出的东西.我只是很难过,或者说很害怕,我不知道,被留在南半球那端的何宝荣一个人该如何生活.他毕竟是个孩子,他只是个孩子,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却要为这错误付出这样大的代价.我不忍心,这样残酷的落幕.
       ......
       如今,影片里两个主角的扮演者,张已不在,梁则依旧活跃在荧幕之上.我知道,那只是个悲伤的故事,听过之后便该遗忘,而我却选择了固执的记忆;我也知道,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从头来过"之说,可我只是希望,有一天,黎耀辉还能清晰地记起何宝荣,那个曾经让他又爱又恨,那个曾经与他相濡以沫,那个被他遗留在世界尽头的男人.       

没有归去的只有何宝荣,他在黎耀辉走后去了黎耀辉的出租房,镜头是给护照了的,但我不知道何宝荣有没有在意它,他只是擦净地板,整理抽屉,摆好了黎耀辉买的烟,乖乖做好了一切,坐在自己离开时黎耀辉坐着的凳子上,伸手检查了一下地板,静静等了一会,然后他打开门,露出了悲伤的眼睛。

       我只是心疼他.

他修好了瀑布灯,瀑布灯又开始旋转了,他看的很仔细,瀑布灯上有两个一起看瀑布的人

然后他抱起黎耀辉的被子,开始大哭

我也觉得很难过,因为我也始终觉得站在这个瀑布旁边的应该有两个人

电影的片尾曲叫happy together

那句不如我们从头来过简直是何宝荣对黎耀辉种的情人蛊 何宝荣唇边的香烟,何宝荣翻飞的睫毛,何宝荣撩拨的眼,何宝荣勾搭上了鬼佬,何宝荣笑靥如花,何宝荣漫不经心上了鬼佬的车,何宝荣被鬼佬打了,何宝荣无赖,何宝荣委屈巴巴的拥抱,让何宝荣睡床,让何宝荣不要乱来,看着何宝荣睡着的脸,摸摸何宝荣的眉眼,给何宝荣盖被子,发了烧还要给何宝荣做饭还要给喂给丫吃,何宝荣难伺候,何宝荣没人性,何宝荣穿那么漂亮去买烟……

黎耀辉说他以为自己和何宝荣不一样,但原来人寂寞的时候都一样

黎耀辉没看见,其实他们相爱的时候也都一样,没有谁比谁爱的少一点,他们一边甜蜜的相爱,一边用互相伤害来相爱,爱就是伤害

那情人蛊,何宝荣用血肉喂养种在他身上

最暧昧不过何宝荣要回手表时向他讨烟抽点烟时的那个镜头,抬眼对视的瞬间,所有该有的情绪氤氲暗涌

不料黎耀辉迅速扯回手,说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我永远忘不了何宝荣当时的眼神)

然后黎耀辉夜不能寐,何宝荣迅速选择被揍马不停蹄扑到黎耀辉怀抱

最相爱不过厨房里那支缠绵快乐的探戈

如果这是结局该多好,从一开始公路分手,何宝荣说觉得两个人一起有点闷,不如分开一阵,有机会再从头来过

黎耀辉说他的从头来过有两种意思

但我觉得何宝荣始终没想真的和他长久分开

他们只是两个普通的有点别扭的相爱的人罢了,各有各的骄傲和自卑。他们或许有各种原因真的不合适,但都不妨碍他们是真心相爱的

我们都爱何宝荣,我们都爱黎耀辉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我看看你能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六合联盟开奖记录发布于内地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过是两个相爱的人,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关键词: